“过去在饭店吃过几顿年夜饭,不仅订餐难,而且年夜饭一般都是预定的,会倾向于多点菜,到了年三十那天晚上都吃不了。”这也是促使毕芸老人下定决心自己在家做年夜饭的一个原因。

“影子银行的野蛮生长和房地产金融的过热,通过加强监管被套上了缰绳,由此打破了国际上一些人对其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预言。”他说。